翻页   夜间
看书网 > 幸福女孩向前冲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kanshu00.com
    冬天的夜色浓得化不开,像一位丹青妙手,把一切都涂上了神秘的色彩。

    空旷的郊野没有任何的声响,寂静阴沉,在这深夜里,书瑞跟着前面两人静静的飞驰着。

    前面的两人也是修士,一男一女,男的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而女子则是一名绝色少女,不过看上去好像是被劫持了,少女双眼紧闭,任男子带着她飞着,而男子也好像很急的样子,快速的朝着目的地飞着。

    书瑞在他们身后不疾不徐的跟着,一点也没有担心的样子,这是他和姐姐书玉商量好的计划,姐姐假装被掳然后找到王岳华的据点再然后查清事情的真相。

    今晚是一个多事之夜,本来三长老就只是协助王岳华完成事先王岳华交给书欣的任务的,只是三长老一时贪心想要林家库房里的一切宝物起了贪心,所以三长老一行人就被抓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的计划,阎供奉按照计划引走了林杰和林昊两人,然后来和书欣接头,然后带走书玉去和王岳华交换。

    不过姐姐既然知道了他们的一切计划,当然是不会让他们如愿的,是按照他们自己的计划行事的,飞在书瑞前面的男子当然已不是阎供奉本人了,而是林融依他的吩咐假扮的,以林融的修为对付一个筑基期的修士那时轻而易举的,所以阎供奉此时应该已被他制服藏在书欣的院子里了,而被林融假装劫持的姐姐虽然事先是由林梅假扮的,但在林融制服了阎供奉之后,林梅和书玉就已经换回来了,毕竟姐姐书玉的修为要比林梅好的多,由她自己去要安全的多,书玉和书瑞也是考虑了这点,没有让林梅去的,而且这也是他们姐弟自己的是,必须有他们自己的亲自参与。

    林融也是知道后面有瑞师兄跟着的,他们三人一前一后的飞着,向着目的地飞着,关于王岳华和阎供奉的之间的一些交易已经通过书玉的搜神术知道了,阎供奉之所以为王岳华效劳是因为王家或者说是王岳华有他需要的灵药增灵草,这是炼制筑基期增长灵力的丹药所需要的灵药,所以王岳华答应在事成之后奉上灵药,阎供奉为王岳华办三件事。

    书玉有些无语,为了区区的几株灵药就把自己买了,为王岳华为非作歹,不过她想这些时候没有意识到如果她没有琼华道君留下来的沁玉空间,她如今也是会和阎供奉一个局面的,不说她如今手上有经过空间灵药培养出来的灵门一众势力,就说她自己也不会有如今这么好的修为。不得不说书玉是因为运气好得了大机缘,连带着她身边的人也得到了无尽的好处。

    他们的目的地是和王岳华约好的一个郊外的别墅,这是王家的一座私产,整座山都是王岳华买下来的,里面培养者他自己的实力,完完全全属于他自己的势力,林融和书玉到的时候,这栋别墅依旧灯火通明,在别墅的门口有人在等着,书玉三人依旧隐匿着身形,还没有从隐蔽中走出来,书玉这时也不再装着昏迷的样子:“林融,待会儿你完成了交易先出来,然后在外面等着。”书玉对林融正色的说道,这是她和弟弟两人的事,她不想太多的麻烦他们,再说自己的修为对付一些武者修为的人真是易如反掌。

    “姐,我和你进去吧,就让融师弟在外面守着,以免有漏网之鱼怎么样?”书瑞见林融有一瞬间的受伤,知道他是误会了姐姐的意思,姐姐的所想自己多多少少是知道的,她肯定是认为这是他们自己的事,不想麻烦林融太多,但她哪里知道林融作为灵门弟子有多么的想为姐姐这个门主做点什么,而且他自认为隐藏的很好的心思,书瑞可是很早就窥视到了,所以他才解围的说道。

    这时书玉也明白了书瑞的意思,林融一路为他们做了很多,这时在把他排除在外就太见外了:“也好,林融我刚刚的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不想……,你,总之你不要介意!对了,林远呢?”书玉想了想如果真的说出心中所想就更是让林融不好受了,干脆的转移了话题。

    “在那边,要他过来么?”书瑞在下午姐姐书玉从‘梧桐树下’那家西餐厅里出来的时候就给林远布置了任务了,要他跟着王岳华一行人,找到他们的据点,刚刚在他们在这个地方落下的时候,他就搜索了一遍了,书瑞的修为比林远的修为高一个大境界,自然就很容易的找到了他隐匿的位置。

    “不用,你让他依旧守着。”书玉想马上就要进去了,没有必要把他找过来。

    “好了,我们进去吧,早点结束了回去睡觉!”书玉如今想的就是早点了解了十几年的恩怨纠纷或者说是王岳华单方面的阴谋。

    “恩,好,不过姐你要说一下阎供奉和王岳华的情况,我还不知道呢!”书瑞既然要代替林融假扮阎供奉进去是要知道具体情况的,虽然他们如今的修为没必要高的这么复杂,只要抓到了王岳华一番拷问就好了,但他们如今意思修真人士,修真修的不仅是要修道修心,而且也要注意因果,如果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拿住王岳华一番拷问加害,他们的修为心境说不定会受到影响,所以他们才选择了如此迂回的方式,查清事情的真相,然后在予以处置。

    “哦,书瑞,是这样的……”书玉仔细的为书瑞解说了她从阎供奉脑海里搜索来的信息。

    “恩,我知道了,我们走吧!”书瑞听完后就幻化了一副样子,准备和姐姐一起进入别墅中王岳华的据点。

    书玉点点头正准备现出身形向别墅走去:“咦?”书玉挂在脖子上的一个吊坠起了反应。

    “怎么了?”书瑞见姐姐的神情有异。

    “好像是寻哥哥来了?!不过他怎么到这里来了?”书玉脖子上的吊坠是她闲时炼制的感应追踪法器,以前是她和弟弟书瑞一人一个,后来在她出了事被黑衣修士抓住的事情之后,东方寻也要书玉给他炼制了一个,而且这个法器经过书玉的改进也有了很大的作用,只要炼化了这个法器的双方还活着,对方就可以感应到相应的位置找到他,难道寻哥哥是来找她的?

    书瑞听见书玉的问话没有作答,他也不知道,林融也摇了摇头,他就更不知道了。

    书玉想了想干脆给了他具体的提示,让东方寻过来和自己会和。

    东方寻一接到信号就找到了书玉的具体位置:“玉儿,你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就自己行动了?!我会担心的!”东方寻知道今晚书玉是不会回大学城的别墅了,而且自从她假扮书欣开始他也有好久没有见过她了,很是想念,所以今晚他在东方家祖宅办完了事就想去见见自己心爱的女孩儿,只是他打电话没有人接,然后才通过感应法器找书玉的位置,结果一找就找到了远离w 市的郊外,他想到了书玉身上发生的一些事,就猜到了她可能有什么行动,所以就跟了过来,虽然他知道她的修为比自己还要好,但他仍然忍不住担心她。

    书玉一听东方寻的话语就知道他肯定是知道了或者猜到了什么,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寻哥哥,我们也是今天才决定的,今天的计划都是临时决定的,而且你也很忙,我也应付的过来就没有告诉你了!”书玉在中午假扮成书欣见过了王岳华后回来就和书瑞几人商量了计划,而且有三长老的行动在前,他们一起的的包括书瑞林融和自己有三个金丹期的修士,难道还怕区区几个武者,加上东方寻如今也有自己的事要忙,她也就没有通知他了。

    “玉儿,我知道你的修为,也知道书瑞和林融可以很好的保护好你,但我依旧会到担心的,你是我的宝贝,我不愿你有一丝一毫的闪失,你能理解么?!”书玉是他的心,他不能想象她如果有了任何的不测,他会做出什么事,上次书玉受伤的事情他不愿再面对了,即使过去了几个月,他依然清楚的记得他在那瞬间以为自己将要失去书玉的那么撕心裂肺的感受,那瞬间如果不是还确定着书玉还活着,他不能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他如今再也不想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了,那时自己是无能为力,如今自己也有了能力保护她,他当然不能坐视她的行动不管。

    “恩,我知道了,寻哥哥,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和你说,我们有商有量的好么?”书玉见东方寻走着眉头,而且眼中闪过痛楚,知道他是想到了上次的事情,她连忙安慰道,并伸手抚着他的眉间,她可是记得上次自己受伤,他的一切表现了,不仅为了自己受了和自己一样重的伤,甚至是在受伤后凭着巨大的毅力带着自己逃出了危机,都没有吭一声,而且事后知道回到了别墅安置好了自己他才搭理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后来把他带进了空间修炼疗伤,也许他的一身修为就有可能毁了,寻哥哥是真正的把自己放在了心上,甚至因为自己而忘记了他自己。想到了这些,书玉就没有因为他的寸步不离而困扰,只是在心里感到心疼罢了,想要好好的安慰安抚他。

    “恩,玉儿,你不要嫌我烦,我没有阻止你亲力亲为的意思,我只是想在旁边看着你,你做什么我都是支持的!”他只是想在旁边看着她保护她,以防一切对她的危害。

    “我明白,寻哥哥,我们要进去了,你隐身在一旁看着吧!”书玉虽然对于东方寻无时无刻的盯人因为他的心思而心疼,也无奈的同意了他的做法,但她仍然是想自己做这件事的,现在一听东方寻的这番话,她心里只剩下感动,她的寻哥哥为她想的很多,不仅顾虑了她的心情和做法,而且也想要保护她,此时她在没有一丝的芥蒂,只剩下满满的欢喜和爱意。

    “恩,好!”东方寻点头答应。

    “林融,你和林远在外面守着,只许进不许出!”书玉对林融吩咐道,书玉从弟弟书瑞的话中也知道林融他们是很想为她或灵门做些事的,此时她也就不客气的吩咐了,想想也是,灵门的弟子都是自己培养起来的,都是受了自己的恩惠,为她做事就是为灵门做事,如今书玉也知道刚刚对林融的吩咐太见外了。

    “是,门主,请放心!”林融正色的应道,而且神情喜悦。

    书玉点点头,看到了林融的神情,不得不承认书瑞的做法是对的,自己的弟弟越来越聪慧了,如今对于多数的事情比自己还要应对自如,想以后灵门交给他她是很放心的。

    “走吧,姐,我们快点,天都快亮了!”书瑞有些着急,这拖拖拉拉的有完没完啊!

    书玉抬头看了看。可不是吗!天确实要亮了,等在别墅门口的人都已经不耐烦的骂骂咧咧的了。

    “恩,我们过去!”

    

    “咳咳,你,去向王家主汇报,阎某过来了,请他履行陈诺!”书瑞幻化成阎供奉的样子夹持这假装昏迷的书玉走到了等在别墅门前的人说道,书瑞的语气也是傲气凌人。

    “是,是,是,我马上去通知家主,请阎供奉去客厅稍等!”别墅门前的武者点头哈腰的说道,他虽然是先天武者,但在这个人面前去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心,他可是知道这人是传说中的修士,对付自己只要他一根手指头就可以了,他只有如今的态度良好,以免自己被秒杀了。

    “恩!”书瑞点点头趾高气扬的走了进去,当然是带着手边的书玉的,别人只看到他举止粗鲁对人质毫不怜惜的拖着走,只有书瑞手中的书玉知道,自己的弟弟对自己是多么的小心,虽然看着是拖着走的,其实是被书瑞用灵力包裹着带着飘着走的,书玉没有一丝一毫的不舒服。

    进了客厅,王岳华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可想而知他对今晚的事是多么的迫切,或者说是对书玉身上的东西是多么迫不及待的得到。

    “王家主,答应你的我已经做到了,我的东西呢!?”书瑞已经客厅就假装阎供奉的急切的说道。

    “恩,阎供奉果然说话算话,东西在这里!”王岳华在阎供奉带着人进来的时候就目露精光,待看到了书玉的样子就更是兴奋了,阎供奉一说东西他也就在没有迟疑的拿了出来,只是在心里讽刺这阎供奉丢了西瓜拣芝麻,不过也幸好他不明白这其中的因由,不然自己就可能什么也得不到了。

    书瑞从王岳华的属下手里接过一个盒子,然后看也没看就放进了自己的储物袋里:“好了,我们的交易就暂时这样了,我先走了!”

    “阎供奉不眼看一下吗?”王岳华看他看也没看就收了进去,奇怪的问道,依阎供奉一向的习惯他是不可能不看这么宝贵的灵药的。

    “我‘看过’了,我们修士的手法你不用质疑,等你到了我这样的修为的时候,你就明白了!”书瑞也是在王岳华说话时,才想到了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这阎供奉为了几株灵药都可以为这区区武者办事了,不可能在得到了灵药之后不眼看的,而自己因为一向的习惯看不上这区区灵药,所以也就不假思索的没有眼看而收下了,不过幸好修士有不同武者的神识,所以他也就用这番话搪塞了过去。

    王岳华见阎供奉一副你少见多怪你很肤浅的神情,表情抽了抽,心里阴沉,这是欺负他见识少修为底下么?!哼!等到自己待会得到了想要的一切,以后自己的修为将要无可限量,到时再去收拾他不迟!王岳华心里一番阴狠思量,但面上不动神色,他知道这时正是关键时刻,不能得罪他,现在还是把他送走了再说:“阎供奉见谅,我们见识有限,既然阎供奉有事要走,我也就不多留了!王军代我好好的送送阎先生!”

    “恩!”书瑞放下手中的人就转身走了。

    王岳华没有马上把书玉抓来行动,只是坐在大厅里静静的等着,知道送人的王军回转。

    “他走了?”王岳华问着王军。

    “恩,走了!”这王军是他的一个得力手下,也是心腹,一般有什么机密的事也是他去办的,这人也是先天六层的武者,只比王岳华低了一层的修为,但先天七层是一个分水岭,相当的不好突破,他跟着王岳华也是想有一天他能够借助他的势力资源突破的。

    “恩,我们下去吧!”王岳华对他的实力是很相信的,只要他说的走了,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是。”王军答应着,自动自觉的带上了歪在沙发上的书玉。(。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