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网 > 欲擒顾爱,神秘老公晚上见! > 212.大结局下(正文完)
    方清雅听到孩子发出来的抽泣声,眼神瞬间就变得阴狠起来,她用力将刀柄插进船板里面,然后快步走过去一把揪起瑟瑟发抖的乐乐,将他提到了自己的面前。

    她用力的摇晃着他,然后阴冷的吼道:“你再哭,再哭我就把你丢到海里面去喂鱼!”

    乐乐人生中第一次遇到这么恐怖的事情,他又只是个孩子,当然是越哭越大声了,“阿姨.......你为什么要抓我?我并不认识你啊,呜呜.......“

    乐乐身子因为害怕剧烈的颤栗着,方清雅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小孩子,模样完全就跟莫愉安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一般,她越看就越气,伸手捏着他的下巴冷笑道:“呵呵,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妈妈。”

    乐乐倔强的说道:“我妈妈不会有你这么恐怖的朋友的......我妈妈才不认识你.......呜呜.......“

    他一句话彻底激怒了方清雅,她对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然后又冷笑了几声,“你妈妈,你一辈子都别想见到你妈妈了。”

    说完,她解开拴在柱子上面的绳子,船慢慢的离开岸边。

    她就是要带走莫愉安和祁逸乾最心爱的儿子,叫他们一辈子都不能安寝。

    祁逸乾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了方清雅正在解开绳子,他想都没有想,就从岸边跳上了船。

    方清雅看着一下子冒出来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的模样是那么的熟悉,让她爱了那么多年,也恨了那么多年。

    她对着祁逸乾笑了笑,可是祁逸乾确是狠狠地睨着她说道:“方清雅,你快点放了那个孩子。”

    说着,他整个人就朝着她走了过来。

    原来是为了救孩子来的。

    她哼笑了几声,快速的拔出插在船板上的刀,然后把乐乐禁锢在自己的胸前,拿着刀对着祁逸乾说道:“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孩子,叫莫愉安恨你一辈子,也叫你这辈子都后悔。”

    祁逸乾因为她的话有瞬间的愣怔,然后有种悲喜交加的心情在胸口涌动,他问道:“你是说......他是我的孩子,他不是霍庭琛的孩子吗?”

    方清雅感觉到此时的祁逸乾真是弱智到了极点,就连她第一次看见乐乐的时候,就觉得他的眉眼和祁逸乾何其相似,他却没有认出自己的孩子来。

    她嗤笑几声,“祁逸乾,你不是一直都很爱很爱莫愉安吗。不会最后连她并没有打掉你的孩子都不知道吧。”

    祁逸乾心口突然觉得溢满了暖意,愉安真的没有打掉孩子,她还是舍不得和他断了所有的联络。

    乐乐是他的孩子,他好高兴,高兴地快要发疯了。

    他不能让乐乐有事,他安抚着方清雅的情绪,“方清雅,你别激动,只要你答应我放了孩子,我保证你能够平安的离开这里,警察永远都找不到你。”

    方清雅冷笑了几声,“祁逸乾,你认为我还能够跑得掉吗?我这辈子永远都在你的坑里面沦陷了,这一次,我就算会粉身碎骨,也要让你们痛苦一辈子。”

    莫愉安个霍庭琛赶到时,就看到了大海中间不远处,一艘废旧的船只上面。站着三个人,那几个人正好就是方清雅还有乐乐,而背对着他们而站着的应该是一个男人。

    霍庭琛找来了一只快艇,接着就驾着快艇带着莫愉安火速的追了上去。

    方清雅正准备拿着刀刺向乐乐,祁逸乾一个灵光就跑到了她的跟前,然后大脚一挥,踢掉了她手中的刀,又接着踢了她的胸前一角,然后下一秒钟,就将乐乐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孩子,虽然孩子已经吓得哭得不成人形,可是那眉眼,还真是像极了小时候的自己。

    他真傻,还以为愉安已经不要他了,他岂会知道,有时候疏离并不代表着就是忘记了,越是深爱,就越是不敢靠近。

    他安慰着受到惊吓的乐乐,乐乐哇得一声就哭得大声了,“我好害怕,我好想爸爸,好想妈妈。”

    祁逸乾拍着他的背,安抚道:“好,乐乐别哭了,爸爸带着你回家。”

    这边霍庭琛很快就追上了他们,然后莫愉安还没有等到快艇挺稳就爬了上去。

    接着快速的从男人手中抢走了乐乐,检查着乐乐身上有没有伤到哪里。

    霍庭琛紧跟着也爬上了船,半跪在地上的方清雅,腿上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刺痛,祁逸乾刚才的那一脚,是下了狠手的,她慢慢站起身来,冷笑了几声,咬牙切齿的说道:“今天来的还真是齐全啊,怎么,这么多年未见面,莫愉安,你一定没有想到再见面,我就给你这么打一个惊喜吧,哈哈。”

    莫愉安双眼猩红的看着她,“方清雅,你简直就是恶魔,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你逍遥法外,要把你绳之于法,你就等着警察过来抓你吧。”

    方清雅一听到警察,心里就暗暗的沉了一下,紧接着,就听到了警笛鸣响的声音,很快的,很多辆警车相继开到了码头,警察开着快艇过来,团团把船围住。

    方清雅看着渐渐向他们逼近的警察,邪魅的笑了一下,接着从衣服口袋里面摸出了一直打火机握在手上。

    她狂烈的笑了几声,“莫愉安,你想要警察抓我是吗?呵呵.......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活着走下这艘船了。”

    说罢,她就将打火机点燃,然后正放在她身后的一包东西,所有人都看到了上面的表示,是炸药。

    霍庭琛心底一沉,怪不得他刚才上船的时候闻到了浓烈的火药味和刺鼻的汽油味。

    方清雅这一次竟然是做了必死的决心来和他们同归于尽的。

    他这时候离得方清雅最近,莫愉安和祁逸乾还有乐乐站在船的边沿上,后面是紧跟着上来的快艇。

    就在方清雅将打火机对准导火线的那一刻,他一把用手将莫愉安,祁逸乾还有乐乐推下了海,然后又迅速的冲到方清雅的身边,拽着她的身子还有那包炸药朝着另一端的海里跳下去。

    莫愉安还有祁逸乾从船上滚下来的时候正好就遇到了从后面赶过来的救援队,他们用救生圈将他们救上了快艇。

    接着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船的另外一头绽开了一阵巨大的水花.......

    一年后

    江城最好的私立医院,莫愉安端着一杯白开水,取出了一只棉签轻轻地蘸着床上面部全非的男人的唇上。

    这已经是霍庭琛受伤昏迷后的第二年了,医生把他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身上脸上已经百分之五十不同程度的烧伤,而脑补也因为巨大的爆炸震伤。

    莫愉安给他换上了他最喜欢的油画风西装,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男人,医生很多次都叫他们放弃,可是只有莫愉安一直都在坚守,他并没有死,他只是受伤了。

    没人的时候,她一遍遍的呼喊着他的名字,“庭琛,你醒过来,我们不是还没有办完婚礼吗,你不是说你有信心让我爱上你吗?你怎么可以不让我试一试就放弃。”

    庭琛的手指动了动,眼角流出了泪水,可是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祁逸乾站在病房外面,他的身旁站着乐乐,乐乐已经长高了一些了,两个人静静地看着病房里面的女人窃窃私语。

    第三年,庭琛醒过来了,可是已经丧失了全部的自理能力,莫愉安辞掉了所有的工作细心的陪同在他的身边,他有时候会对着莫愉安傻傻发笑。

    莫愉安推着霍庭琛去外面晒太阳,祁逸乾就待在他们的不远处,安安静静的听着莫愉安给霍庭琛讲童话故事。

    莫愉安讲到了一个关于王子和骑士的故事。

    “从前有个公主遇到了一个深爱她,而她有深爱的王子,她本来以为可以和王子幸福的过一辈子,可是后来王子离开了她。

    她整天郁郁寡欢,后来有一位骑士出现在了她的身边,骑士用尽全力来保护公主,他从来都不要求公主的任何回报。

    后来有一天,公主和王子遇到坏人了,骑士奋不顾身的救了公主和王子,而他自己却变成了植物人,公主很伤心,可是她不知道她能怎么做才能报答骑士的救命之恩。最后她决定,她要照顾骑士一辈子,骑士虽然不是自己最爱,可是却是给自己最多温暖的人。公主可以失去爱,但是却不能失去温暖。”

    第七年,霍庭琛因为神经萎缩和旧伤复发,在医院去世,莫愉安带着他的骨灰去了大海,如他临终前所交代的把他的骨灰洒向了汪洋大海,她在那片海的边上找了一个希望小学做支教。

    祁逸乾就在那片海的另外一边搭了一间木屋,每日清晨傍晚的对着大海彼安作画。

    祁逸乾的画板上呈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一个身穿浅蓝色连衣裙的女孩子踏着海浪,而她头顶的天空中,有两个守护着她的天使。

    他将这幅画取名为《天使的守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kanshu00.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