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网 > 我是风水师 > 第430章节 事后处决
  “怎么回事?”

  大天狗的犬首上露出了疑惑。

  不仅是大天狗,师兄姜难也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沉思。

  当然,随着密宗善无言的拉棺离去,情绪变化最大的当属我面前的捕蝉势力、以及苗疆月家为首的部族势力!

  他们敢怒不敢言,密宗是这次捕蝉计划的真正发起者跟领导者,可如今却又将他们所抛弃。

  不论密宗善无言是不是真的今后不再与我为敌了,至少今夜,密宗离开了苗疆!

  所以,此时此刻,苗疆的局面再次掌控在了我的手中。

  场面又反转了。

  “罢了,走了也好,这炎夏的镇国级势力还真是恐怖。”大天狗摇了摇头,自顾自的说道,紧接着他又看向了我,问道:“陈年,这些人要如何解决?”

  我的目光放在了所有捕蝉势力的身上,以及苗疆月家、部族的身上。

  此刻,无论是月老太君、姜客仙,还是天师张景,亦或是其余看戏的势力,表情全都凝固,不敢说一句话。

  没了密宗,他们的性命,可就在大天狗的一念之间!

  “要不都杀了吧,我也不能够白跑一趟,这些人的气脉可都是好东西啊。”

  大天狗舔了舔嘴巴,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眼前化相境就有七、八位,将近十数,气脉境更是不计其数,将这些人都杀了,取了他们的本根气脉,怕是能够直接让人白日飞升,破脉化相。

  而大天狗的话落下,全场所有人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喘!

  唯独月家婆婆,她厉声吼道:“孽畜,休要嚣张!密宗放了尔等,尔等就该灰头土脸的的躲起来,要是尔等还要纠缠不清,我苗疆诸位玉石俱焚!”

  “玉石俱焚?哈哈哈!好啊,我看谁要玉石俱焚,站出来,站出来我看看。”大天狗狂笑一声,不屑的道。

  他说完,无一人站出来。

  捕蝉势力、苗疆另外的三大部族,全都如同被钉在原地一般,动也不敢动。

  没了密宗,没了善无言,谁敢挑衅大天狗啊,宋神侯那半废的身躯还在一旁痛苦的挣扎,他那断去的四肢,这会都还没冷下来呢!

  “月家的族人,杀!我们跟他们拼了!”月老太君怒吼。

  然而,他月家的族人却一人敢应战。

  生与死,月家的族人都选择了生。

  出手必死,宋神侯就是前车之鉴,谁也不愿意死在残暴的东瀛大妖手中。

  月老太君的眼神一暗,她气的不轻,她指着月家的族人在发抖,最终,她看向了苗疆另外的三个部族,另外的三个玄门级势力。

  月老太君再次出声道:“石家!贺家!颜家!还望诸位家主随我一同出手,捍卫我苗疆尊严!”

  但,连月家本家族人都不愿意出手,更遑论另外三家苗疆势力呢?

  也就在月老太君说完之后,颜家的家主与贺家、石家的家主相互看了一眼,紧接着站了出来。

  只听这位颜家的老头,出声道:“陈先生,东瀛前辈,还有金家的侄女,我是颜家家主颜敢当,我们三家有话要说。”

  “说。”我道。

  “密宗发布的捕蝉计划,我们三家并未参与,另外,方才我等受月老太君的蛊惑才企图对诸位动手,金家侄女的大婚,我们三家原本也是不赞成的,可毕竟是月家与金家之间的事,我们三家也没什么话语权,此刻,我想求陈先生,东瀛前辈放过我们三家!”

  颜敢当开口道。

  而他的说完之后,月老太君气的直接吐出了一口黑血,她怒道:“你……你……你们……!”

  颜敢当冷漠的看了眼月老太君,紧接着又道:“如今,我们三家更觉得金家侄女与陈先生才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如果有幸,我们三家愿当此媒人!我相信金婆婆此刻也定是没有意见的!”

  月老太君听了,再一次的喷出了一口血,险些昏晕过去。

  而金家婆婆则脸色复杂,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此时此刻,苗疆的三大部族已然彻底的反水。

  我看了眼苗疆的三大部族,片刻后,道:“颜、贺、石家,可以离开此地了,哪里来回哪里去。”

  “多谢陈先生!”

  颜敢当一喜,作辑道。

  不过他又看向了大天狗,似乎在询问大天狗的意思。

  大天狗摆了摆手道:“看我做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有了这三转显圣境的大天狗明确肯定,三家的人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除了月家之外,我与苗疆的其他四个部族其实没有任何的仇恨,甚至方才,他们也没有真正的跟我打在一起,我不是滥杀之人,自然不可能如大天狗说的那般,让他杀了场中所有人。

  “我等也与陈先生无冤无仇,此次来苗疆,都是被月家逼的!月家一定要让我等出世级玄学势力来此参加大婚!”

  看着苗疆另外三大部族都安然无恙的离开了,来这里看热闹的出世级势力,也出声求饶。

  我同样没有什么犹豫,开口道:“此地所有的出世级势力,还有未参加捕蝉计划的玄门级势力,都离开吧,上清派除外。”

  被应允离开的人,在我的话落下后,马上双脚抹油一般的离开了苗疆腊尔山。

  除了月家、金家,宋家、姜家,金鼎派以及天师派之外,此刻,还有一家出世级势力,上清派。

  眼下,正是我秋后算账的时候,我哪会忘记上清派的徐达。

  当初废了他之后,我便放了他一命,这次在苗疆,徐达还敢跳出来当小丑膈应我,正好趁着今晚,将徐达这祸端彻底解决了。

  “陈年!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徐达也是聪明人,他见我让所有出世级势力离开,唯独留下他上清派,也就明白,我是来要他命的。

  “我为什么不能杀你?”我眼神一转道。

  徐达深吸了一口气,只说了两个字:“泰山……”

  我眉头一挑。

  泰山……

  我思考了半响后,说道:“我先饶你一命,等会我再来找你。”

  泰山跟宝脉有关,跟先天灵宝洛书河图有关,徐达这人,虽实力不强,可心思活络的很,当初八宝鸡墓园的宝脉,要不是因为我跟吴三姑的破坏,指不定就落入徐达的手中。

  此刻,从徐达口中听到泰山二字,我就明白了他想到表达的意思了,这徐达恐怕知道一些泰山宝脉的事。

  尽管,宝脉规定,一人只能进入一个宝脉,泰山的宝脉我是没办法进入了,可因为王青的事,我不介意多了解一些关于泰山的事。

  “好!我在苗疆颜家等你!”徐达一喜,连忙道。

  “我劝你最好不耍什么心思,否则……”我警告了一声徐达。

  徐达忙的点头,道:“你放心!”

  说完,徐达跟上清派的人才灰溜溜的走了。

  这会,我的面前剩下的都是这数月以来,想要我命的捕蝉势力!

  “陈年,你别太过分了。”姜客仙深吸了一口,对我道。

  我笑了笑,道:“当初你们姜家宋家、金鼎派、天师派还有月家,来东瀛取我性命的时候,有想过过分吗?”

  “陈年!放过我金鼎派,从此以后,我金鼎派不再你为敌!”钱博通出声道。

  我冷眼看了一番他们,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你钱博通,张景,还有你姜副族长,以死谢罪,我放过金鼎派、天师派还有姜家。”

  “陈年!你欺人太盛!”姜客仙怒道。

  “不愿意的也可以,现在动手,我的这位式神可是馋你们气脉很久了。”我继续道。

  “陈年,你要多少财富,我金鼎派都给你!你放过我!”钱博通又道。

  “给你们两分钟的时间,否则,一旦动手,不是一人死,而是一宗亡!”

  我不为所动。

  如今财富于我而言,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姜客仙、钱博通、张景都死死的看着我。

  姜客仙走前一步,紧咬牙关的说道:“陈年,当真没有回旋余地?”

  “姜副族长,自花水商会开始,我们之间的仇恨,你以为还有什么回旋余地?”我冷笑道。

  姜客仙深吸一口气,道:“好,如你所愿。”

  说完,姜客仙欲自爆气脉。

  可当他引动万物气时,姜客仙猛的朝我冲了过来,他怒吼道:“陈年!我死也要拉你一起!!!”

  我早就猜到姜客仙必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束手就擒,在姜客仙朝我冲过来的那一刹那,我身上的四件法宝尽数释放,抵挡在姜客仙的面前,提前刺穿了姜客仙的心脏!阻止了他气脉的爆炸。

  可惜姜客仙的实力连化相境都没有达到,仅仅气脉中境,算是这里境界最低的一人,对我完全没有任何的威胁,甚至都不需要大天狗出手,我一人便能够应付的了。

  “气脉中境的气脉,给你了。”我对大天狗道。

  “气脉中境的气脉,对我帮助不大啊……罢了,苍蝇肉再小也是肉。”大天狗有着一丝嫌弃,不过最后还是去将姜客仙的气脉取了出来,一口吞了下去。

  姜客仙的拼死一搏,让姜家来此的不少族人都瑟瑟发抖了起来。

  我看着他们,叹了一口气道:“念在姜灵的份上,我放你们一条生路。”

  姜家与我是不共戴天的死敌,但我仍然无法不顾及姜灵。

  姜家的族人,赶紧收了姜客仙的尸骨,逃也似的离开苗疆腊尔山。

  “你呢?”我看向了金鼎派的钱博通。

  钱博通那双被肥肉所挤压的小眼睛,狡黠的滑溜着,他道:“给我点时间,陈先生,为了门派弟子,我遵从你的吩咐!”

  说完,钱博通拿出了一根绳子。

  我看出来了,是法宝级的绳子。

  随即,我示意了一下大天狗,大天狗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相信这钱博通也不可能老老实实的乖乖就范。

  半响之后,钱博通竟然吐出了一颗白丹,金鼎派以炼丹著称,炼的丹不是寻常的丹药,而是自身的内丹,也就是此刻钱博通吐出来的白色内丹!

  紧接着,钱博通大喊:“金鼎派的诸位,吐内丹!”

  十来位金鼎派的气脉高手,全部吐出内丹,落在了那根法宝级的武器上。

  就在这些内丹光芒大放之时,大天狗直接出手,黑如墨的雨点打了下来,那浓重的妖气,直接切断了内丹与金鼎派之人的联系。

  “在本座面前还想耍小聪明?内丹仙绳脱困术?以为本座没有见过吗?”

  大天狗寒声说道,那根法宝级的绳子直接被大天狗夺了过去,而钱博通等金鼎派所有人,一张脸彻底的面如死灰!

  “都杀了,他们身上的内丹、宝贝都归你。”

  我毫不留情的道。

  将我当傻子?

  金鼎派可没有姜灵这张护身符!

  “好咧,这些内丹可是够纯啊,终于能够大补一顿了。”大天狗满脸邪意。

  数秒之后,狂风出现,金鼎派的众人被无数利羽所刺穿,尽数死在苗疆的腊尔山!

  堂堂炎夏玄门级势力金鼎派,几乎覆灭!

  我看向了天师张景,冷笑道:“不知天师是要与我搏命?还是要做法逃走?晚辈事先提醒一句,两种选择,最后的结局都是灭门!”

  有了姜家、金鼎派的前例,天师派的张景仰天长笑一声道:

  “生又何妨,死又何惧,我张景利欲熏心,被密宗所诱,又被密宗所弃,捕蝉不成反被蝉捕,都是我张景的错,陈家后人,还望你不忘方才所言!”

  说完,一声炸响出现,一代天师,形神俱灭。

  “天师!”

  天师派的弟子凄厉大喊。

  我眯着眼看着张景死的位置,心有感触,有时候在这玄学界,一招错,便足以踏入深渊。

  不过,天师张景也是聪明人,他自爆了,连带着他的气脉也一同毁去,一无所有的来,也不留任何一物的走。

  “这小东西,自杀就自杀,毁去气脉做什么。”大天狗不舒服的道。

  “宋家这些余孽都归你了,宋神侯别杀了,留给我。”我又看向了宋家的子弟。

  “就等你这句话呢。”

  大天狗笑道。

  宋家、姜家、天师派、金鼎派,除去月家以及充当卧底的雪家之外,捕蝉势力彻底成为过去式!

  灭两人,屠两宗,苗疆的金家,还有月老太君完完全全的目睹了全部过程。

  月老太君早已失魂落魄,她怔怔的看着我,等待着最后降临在她头上的审判。

  “自杀吧,看在九儿的面子上,留月家一条生路,从此以后,苗疆只剩下四大玄门部族,月家解散。”

  我看着月老太君,道。

  化相上境的月老太君,不同于方才仅仅气脉中境的姜客仙,她要是玉石俱焚,还真可能出现一点意外,所以,我也给她选择自杀这一条路。

  “陈年,做人留一线。”金家婆婆此刻叹了一口气道。

  我平静的看了眼金家婆婆。

  我又何尝不知道做人留一线的道理,然而,发生的一切一切都告诉着我,在玄学界中这一线留不得!

  要是留了,如徐达一般,可能不会对你造成威胁,但也会想尽办法的来恶心你!

  放过月家其余族人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

  “赶紧动手!否则,月家……亡!”

  我丝毫不留情面,怒声道。

  月老太君满眼憎恨的看向了我,道:“陈年!你个贼子会有报应的!你以为密宗真的放过你了吗?我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死在密宗的手下!”

  “至少我会比你晚死。”我道。

  “苗疆月家给我听好了,我月如意是死在他陈年手上的!是死在金家手上的!”

  月老太君厉声喊道,她将金家也一同恨了进去。

  我看向了金家婆婆,金家婆婆听到月老太君的话,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她可能想不到,方才的求情,在人家眼里不过是假仁假义。

  随着一声巨响,月老太君也死了,同张景一般,气脉都没有留下来的死了。

  我遂即看向了月家的其他人,出声道:“月家所有气脉境以上的蛊师,拿出本根气脉。”

  月家的族人先是一愣,随后爆发出怒声阵阵。

  “陈年!你不守信!”

  “陈年你说了放过我们的啊!”

  “陈家孽畜,你不得好死!!!”

  我心如止水,没有波动,继续道:“我数三秒,否则,人命跟气脉一起交出来。”

  月老太君仇恨的种子已经播种下去了,苗疆月家尽管死了月君临,死了月老太君,可仍旧是瘦死的骆驼,也有着玄门级的实力,我陈年没有傻到为自己留下这么一个祸患!

  “三……”

  “二……”

  我一个字一个字的数着。

  终于,月家仅剩的一位化相境生生剥开胸膛的皮肤,抽出了本根气脉!

  紧接着,所有月家的气脉境也将本根气脉抽出。

  “这些你也都拿走吧。”我指着化相境的气脉,对大天狗说道。

  “好咧。”大天狗笑道。

  随着所有气脉境以上的高手覆灭,苗疆最大的势力,差一点成为半步镇国级的苗疆月家,分崩离析!

  捕蝉大战,也至此画下了句话。

  然而,我的目光看向了东方,眼神中充满了忧虑……

  月老太君临死前的那句话,仿佛还在耳畔。

  ——你以为密宗真的放过你了吗?我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死在密宗的手下!
    
    你是我的女主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kanshu00.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