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网 > 明月下的蛋 > 117、飞天来人
    行素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kanshu00.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一、

    “族长、巫,北边来了一只一百多人的队伍,看样子是冲着我们沃尔部落来的。”奔雷一早出去打猎,下午回来时发现一队人出现在他们沃尔部落的领地之内,偷偷的跟随了一段,见他们确实是往沃尔得方向,才匆匆回来报告。

    “看清楚是哪些什么人吗?”哈尼斯忙问。

    “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样子,几个兽人还用竹竿抬着两个东西,被大树叶盖着,也看不到什么。不过看那些兽人的样子,有点像飞天的奴隶。”奔雷回忆说。

    “飞天的奴隶跑我们这里来干什么?难道是逃跑的奴隶?”族长说道。

    “看起来不像,好像有人指挥。”奔雷说。

    “不好!一定是飞天的代表来了。前几天沃克斯回来说,他曾遇到过鹰族的人,他们说飞天部落派人去鹰族要他们贡献几个雌性给飞天部落。难道飞天部落发现他们的雌性不能生育,把主意打到我们部落头上来了?”哈尼斯一下子站起来说。

    奔雷和族长也有些慌张,部落里的雌性就那么几个,成年雌性都是有伴侣的,没成年的还是个孩子,孩子的父母家人肯定也不愿意,如果成年的雌性再被带走几个,很多雄性都面临失去伴侣的危险,他们都已经和雌性结契,如果伴侣走了,肯定会孤单一辈子的。

    “奔雷,你快吩咐下去,所有的雌性一定要往丑里装扮自己,脸、脖子上、手上所有看到的地方都摸上一层黄草汁。”哈尼斯说完,突然想起明月,忙站起来想要通知她,却想起她早晨就出去了。

    沃瑟亚和沃伦也不知道哪去了,族长也匆匆走了,他要让安妮小心不要出去,还要去安排接待的事。

    哈尼斯想让明月带着十几个雌性孩子出去躲两天,但又不知道飞天的人能住多久,也怕这么多雌性孩子在外面不安全。

    只好把孩子们都找来,叮嘱他们一定要保护自己,不能让人看出来是雌性,让几个小的把兽形的耳朵露出来,就像是还没完全化形的样子,这样一看就被人认为是小雄性,只要不扒下裤子,没人知道她们是雌性。

    明月和沃克斯一家还没有回来,飞天的人已经到了。

    一大帮人到来之后,一个奴隶化为兽身咆哮一声,通知部落里出来迎接客人。

    族长和哈尼斯带着几十个勇士来到部落外,看到两个大胖子坐在两个竹子编织的凳子上,而凳子连接到两根长长的竹竿上面,看来奔雷说抬着的东西就是这两个飞天人。

    “我是沃尔部落的族长,这是我们部落的巫,请问你们是谁?为何来到我们沃尔部落的地盘?”族长不认识这些人,就直接问。

    “这里就是沃尔部落?太好了,终于来到了。”一个胖子见族长和部落的巫都出来了,给他们面子,就站了起来。

    “我是空扶、这位是空瑞,我们是飞天部落的人,也是飞天部落派来的代表。行了,我们累了,快给我们安排住处,食物就不让你们操心了,我们一路上打了很多。”空扶说完,又坐回凳子上,不再搭理族长他们。

    “不知两位飞天部落的兽人,来我们部落做什么?”族长问道。

    “来视察一下你们的部落不行吗?别唧唧歪歪的,快去准备休息的地方,老子我坐了十来天的竹子,屁股都麻木了,你这个族长怎么这么没眼色?还想不想干了?”空瑞努力把被肉挤在一起的小眼睛睁大瞪着族长,不耐烦的训斥道。

    “你!你要知道,这里是沃尔部落,不是你们飞天部落!”哈尼斯看着空瑞说道。

    族长和哈尼斯身后的几十个勇士见飞天的人这样和族长说话,也一个个气愤的盯住空瑞,只要族长发话,他们肯定揍他们一顿。

    “哼!笑话!沃尔部落怎么啦?还不是我们飞天赶出来的废人!要不是看在你们和我们还有那么一点点渊源,沃尔部落还能不能存在也不一定呢!”空瑞用鼻子哼哼着说。

    “你说什么?”几个勇士上前一步,愤怒的握紧了拳头。

    “怎么?你们还想动手?我告诉你们,只要你们敢动手,我们飞天立马灭了你们部落,也不看看你们部落几个人,我们飞天现在只是勇士就有三千人,你们敢吗?”

    空瑞见过很多这样部落的人,每次都是这样,吓唬谁呢!他们飞天部落不吓唬他们都不错了,说道被飞天攻打,一个个还不是立马怂了!

    族长止住勇士们,说:“我们知道飞天部落人多,但也要讲道理不是,这是我们世代生存的地方,你们来到我们这里,就该听我们主人的。”

    “谁还稀罕来你们这个破落的地方!……”空瑞还要说什么,却被空扶打断。

    “行了,给我们准备地方休息,明天一早,把你们部落所有的雌性都叫到我们的住处,我们这次来是有任务的,需要你们部落献上五分之一的雌性,要能孕育的。好了,你们快去准备吧。”

    空扶也不想和沃尔部落闹僵,沃尔的勇士虽然不能飞,但在陆地上也都是猛兽级别的。现在,部落里不想发生战争,这几年,几乎没有小兽人出生,好不容易生下一个,还是没有翅膀的废物。部落希望从其他部落带回去一部分雌性,看能不能生出合适的继承人。特别是沃尔部落的雌性,毕竟也算是飞天的后人,说不定也能生出有翅膀的孩子。

    族长和哈尼斯不再多说什么,给他们安排到上次沧海部落的人居住的山洞,就在部落的外围。然后把重要的地方都安排人来把守,并且安排了守卫,幸好旱稻和黄豆已经收割,土豆和红薯、山药还都埋在地里,准备这几天挖出来,现在也不挖了,省的这些飞天的人发现。

    两个飞天人根本看不起沃尔部落,这里能有什么好吃的,最好吃的东西当然是他们飞天部落的。来到安排好的山洞,奴隶们把床铺好,洞内整干净之后,空扶和空瑞就睡下了。

    明月和沃克斯带孩子回来的时候,看到等候在部落外面的沃伦,被沃伦把他们悄悄带到哈尼斯的住处。沃瑟亚已经做好晚饭,见到明月回来,一大家子二十多人就在哈尼斯这里吃了饭。

    哈尼斯边吃边交代孩子们,就保持平时的状态就好,不要害怕,几个小的露出一条尾巴,或者两个耳朵,大一点的也可以这样,表示年龄还小,还不能完全化形,翅膀千万要隐藏好。

    沃伦已经把事情给沃克斯和明月说了,明月听了很是气愤,她们雌性在这里都有伴侣,就这样要被飞天的人给分开,谁也不愿意。

    “要不,这两天明月带着十几个雌性孩子到外面避避?”沃克斯看着明月,问哈尼斯。

    “沃克斯就陪着明月去避避,就说到原部落探望父母去了,还没回来。孩子们……你们两个带这么多孩子出去也不现实,要不还是留在部落里吧,他们只说要雌性,没说要孩子,想必他们也不会带别的部落中的小兽人回去的。”哈尼斯说。

    “这样行吗?”明月担心的问。

    “应该没问题,这几天孩子们就住到沃伦那里,我和沃瑟亚要应付飞天的人。让孩子在那里老实一点,不要出山洞。沃伦,你要看紧了孩子,他们饿了,及时给他们做饭。你也不要往外跑,把院门关上,最好拴上,不要让人进去。”哈尼斯叮嘱沃伦。

    沃伦重重的点点头,他一定会按照哈尼斯说的做。

    “沃瑟亚,让部落的勇士盯着那些奴隶,不要让他们进入我们部落内部。至于空扶和空瑞,就由我和族长看着。”哈尼斯说。

    “哈尼斯,我们难道真的要把我们的雌性交给飞天糟蹋吗?”明月有些不满的问。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恐怕部落会有危难!”

    “可你要把谁交出去?爱丽丝、玛丽、朱丽娜还是安妮?咱们部落就四十几个雌性,还有十几个老年雌性,十几个未成年的,不到二十个成年雌性,五分之一就是四个,可每个雌性都有十来个伴侣,我躲起来了,她们一定会有意见,毕竟我只有你们四个伴侣,万一有人不满说出了我的存在,飞天肯定不会罢休的。”明月分析。

    “我打算把几个八十岁以上的雌性让飞天带走……”哈尼斯半天才说。

    “飞天不是傻子,他们肯定要最好的,中老年的他们能要吗?”明月问。

    哈尼斯也无话可说,最后只好有点无赖地说:“反正谁去飞天我不管,我的伴侣不能去,其他的我管不着。”

    沃克斯、沃瑟亚和沃伦都点点头,明月不仅仅是他们的伴侣,还是二十四个孩子的母亲,无论怎么着,也不能让她去飞天。

    二、

    第二天天没亮,沃克斯就带着明月从后山离开了。

    等族长和哈尼斯去找雌性时,发现很多雌性都不见了,只剩下一些年老没有生育能力的。

    “族长!就让我们几个去吧,我们打扮打扮还显得年轻一点,说是七八十岁也过得去。正好我们没去过飞天正好可以看看。”几个有儿有孙的雌性不想让自己的儿媳妇、孙媳妇被带走,就打扮起来,看着族长和哈尼斯说。

    哈尼斯和族长也没有法子,他们也不知道,那些雄性把自己的雌性带到哪里去了,只好带着十几个年老的雌性来到飞天人暂时的住处。

    “你们玩我们飞天呢?就带来这么几个老不死的,想要哄骗我们呢?真当我们飞天是养老院?”空瑞看到几个头发都发白的雌性,气得差点笑了,真是,打发要饭的呢?

    “我说沃尔部落的族长,你很不厚道啊!你们部落年轻的雌性呢?如果没有,我就带走几个小雌性,等养几年大了,不照样得给我们飞天人生后代!我们只是不想养这几年,想着吃现成的。我们不嫌弃她们都是被你们用过的雌性,非要给我们小雌性是吧?”空扶也阴沉着脸说。

    “大人,我、部落里还有我一个年轻的雌性!”突然,一个雌性从部落里跑出来,叫喊着跑到空扶身边。

    “古丽娜,你出来干什么?”哈尼斯本来也想带古丽娜来的,可她又刚刚怀孕,她的伴侣不同意,哈尼斯也就算了,没想到她自己偷跑了出来。

    哈尼斯和族长看着古丽娜堆笑的肥脸,都感觉到不妙,哈尼斯真想把沃丁他们打一顿,十来个雄性把一个孕妇都看不好,还能干什么?

    哈尼斯忙示意一个勇士去找沃丁来。

    “咦?这还有一个雌性自愿跑出来的!”空扶很有趣味的看着古丽娜。

    “你叫古力……”空瑞问。

    “大人,我叫古丽娜,我知道沃尔部落雌性的情况,我愿意和你们一起去飞天。”古丽娜热切地说。

    “哦?你要自愿去我们飞天,请问,你多大了?”空扶看着丑陋的古丽娜不太愿意带她,但如果还年轻的话,也是可以的。

    “大人,我还不到四十岁,而且非常能生,这五年我生了两个,现在又怀孕了,等去到飞天,我一定尽力给你们生孩子。”古丽娜热切地看着空扶和空瑞说。

    “阿斯,过来摸骨。”空扶却不再搭理古丽娜,而是朝身后喊道。

    “是,大人。”空扶身后出来一个瘦小的雄性,说他瘦小只是比着高大的雄性来讲的,他也有一米八,只是和这里的雌性身高类似。

    阿斯走到古丽娜身边,说一声:“得罪了!”双手开始在古丽娜身上乱摸起来。

    “你干什么?我可是你们主人未来的伴侣,不准用你的爪子碰我!”古丽娜母鸡受惊似的大叫一声,想要推开阿斯。

    “不让摸就滚蛋!”空扶听她还肖想是自己的伴侣,被恶心了一下,骂道。

    “摸就摸!”古丽娜见飞天的大人发怒,忙站稳让阿斯摸。

    阿斯也是无奈,这个雌性比他看上去还高一点,有一身非常油腻的肥肉,他摸起来也很痛苦的,等摸完一定好好的洗洗手,感觉两手油,真是太腻歪了。

    “回大人,这个雌性六十八岁。”阿斯摸完之后说完,就站回原处,双手在自己的皮裙上用力的搓几下,油腻的感觉才下去点。

    “六十八岁,太老了,又很丑,不要。”空瑞毫不留情地说。

    “不、不、不,我真的只有四十岁,他一定是摸错了。”古丽娜指着阿斯大叫起来。

    “闭嘴!丑雌性,阿斯从来不会出错,他摸过至少两百个雌性,没有一次出错的。你这个丑雌性,还想蒙蔽我们飞天,简直可恶!”空瑞骂古丽娜。

    古丽娜见飞天的大人发怒,忙陪着笑脸说:“大人,咯、咯,您别生我的气,我的年龄是大了一点,可大一点知道心疼人不是!”

    古丽娜一着急就忍不住的想要咯咯哒。

    “闭嘴,不许你去飞天,死心。”空扶下达命令。

    “大人,咯、咯!我虽然不能去飞天,但我有沃尔部落雌性的情报……”古丽娜忙说。

    “带她滚蛋!”空瑞实在忍受不了鸡族的雌性,咯咯个屁!

    沃丁和几个古丽娜的雄性早就来了,看着古丽娜的丑态,他们真是失望透顶。他们对她不好吗?端屎端尿端饭的,比侍候祖宗还殷勤,不管她如何的品行,一直努力想要改变她,可她真的是定型了,她骗他们出去拉屎,这功夫就跑到外人面前丢人显眼!简直没谁了!

    沃丁忙跑上来抱起古丽娜就要离开。

    “放开我!大人,真的,我可以给你们说说这里最能生孩子的雌性,她一年能生……呜……呜……”沃丁忙捂住古丽娜的嘴,这时,他真的放弃了这个女人,如果明月出了什么事,他一辈子都不能弥补部落的损失,他们十来个雄性就是部落的罪人!

    哈尼斯紧张的低下头,不敢让对面的人看到自己的脸色。

    “哎!等等,我想听听这个雌性说的事情。”空扶抬手阻止。

    “空扶,这个雌性的脑子有些问题,她的伴侣一刻看不住她,就会胡言乱语……”哈尼斯忙说,却被空扶打断了。

    “我就想听听她说什么,至于她的脑子好不好使,谁在乎!”空扶不屑地说。

    沃丁抱着古丽娜已经跑出近百米,正想不理会飞天的人,直接跑掉。

    “你们沃尔部落难道真的想要和飞天战争吗?”空扶见那人不给自己面子,大声呵斥道。

    沃丁看看族长,族长看看哈尼斯,哈尼斯想着反正明月不在,随便古丽娜说什么都不承认,就朝沃丁点点头。

    沃丁把古丽娜丢在地上,不愿意再搭理她。

    古丽娜自己跑回来,眼底深处满是恶毒:“大人,我们部落的雌性明月她可能生了,刚成年就生了一窝小兽人,一下子六个,第二年,她又生了六个,第三年她又生了六个……”

    “空扶,你看,这个雌性就这样异想天开,哪有雌性每年都能生的,一生还这么多,真是,也不知道古丽娜怎么就疯成这个样子了。”哈尼斯忙说。

    空扶看着古丽娜颠狂的样子,很后悔把她叫回来,摆摆手让她下去。

    “大人,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个雌性就是哈尼斯的伴侣,她给他生下了六个孩子,六年六个孩子,真的!”古丽娜指着哈尼斯说。

    “我家伴侣和这个雌性有矛盾,她这是在污蔑她。”哈尼斯说。

    “我倒对你的伴侣有点兴趣,这里面没有她吧?”空扶指着十几个老年雌性问。

    “大人,他的伴侣刚满三十岁,年轻的很,还很漂亮,您要是看到她就一定喜欢的。”古丽娜得意的看着哈尼斯对空扶说。

    “不巧,我伴侣跟着大兄去她原本的部落,看望父母去了。”哈尼斯忙说,此时他才发现,让明月躲起来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计策。

    “哦!这么巧,我们来她就不在!你作为一个部落的巫,还不能做那个雌性的第一伴侣,看来那个叫明月的雌性真的很有魅力!”空扶皮笑肉不笑地说。

    “大人,明月很爱她的孩子,只要你抓住她的……”

    “古丽娜!”哈尼斯气急,一个巴掌招呼在她脸上,手指头使劲地捏住她下巴的肥肉,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明月到底和你什么深仇大恨?你这个不要脸的荡妇看上她的雄性,还这样污蔑她,你简直就是一只豺狼,如何养都养不熟的。”

    哈尼斯的眼睛变成了竖瞳,如一头残忍的猎豹冰冷地盯着自己的猎物,他已经给她下来死亡通知单。

    “你放开我,哈尼斯!你还是不是雄性,竟敢打雌性!被我说中了你阴暗的心思了吧?你为什么要把明月藏起来,还不是因为她是你的雌性,你要是大公无私,就把她交给飞天,这样我们部落里的雌性都能保全。”古丽娜已经六十多岁,什么没见过,只是小小的恐吓根本吓不住她。

    “好!很好!古丽娜,接下来的日子,你就等着我们沃尔部落好好的招待吧。”哈尼斯在心中说着,放开对古丽娜的钳制。

    “空扶,我的雌性不可能跟你们走,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你们要雌性就这些人,随便挑吧,我们部落就这些磁雌性。”哈尼斯看着空扶直接说,他不想再窝囊下去,就像明月说的,这样憋屈还不如直接开战。

    “我们就是想看看那个叫明月的雌性,你就这样不合情理吗?”空扶眯起眼睛问道。

    “不是不合情理,是你们强人所难!”

    “行,你们沃尔牛气!去收拾东西,咱们走。你们的雌性自己留着吧,我们飞天也不是什么雌性都要的。”空扶说完,让奴隶收拾东西,坐上凳子被奴隶抬着就走了。

    族长看看哈尼斯,再望望远离的一群人,问道:“他们就这样走了?”

    “走就走了,谁还巴望着他们!”哈尼斯说着朝远去的队伍吐了一口。想要明月,做梦也梦不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